安徽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如何啟迪明天的戰場

2019年03月19日 14:22:14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柴永忠 程景怡

  寫在前面

  準備戰爭、打贏戰爭始于認知戰爭,而認知戰爭往往從戰史戰例起步,這是歷史的邏輯,也是戰爭準備的法則。

  浩蕩歷史,奔流東去,而“人不可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克勞塞維茨曾感嘆:“由于較遠年代條件的不同,作戰方法也不同,因而對我們來說較遠年代的事件的教育意義和實際意義都比較小。”站在信息化戰爭的星空下,回望昨日漸行漸遠的征塵,面對“換了人間”的戰爭制勝機理和“承平日久”的和平環境,今天的軍人該怎樣標定戰爭準備的基點?該怎樣在汲取歷史營養之時規避墜入慣性思維的窠臼,“師古而不泥古”、務實而不僵化、超前而不冒進?續寫榮光需要我們努力剔除一切浮躁和淺薄,拒絕一切僵化和保守,擺脫一切思維的羈絆和認識的狹隘,在重溫既往與砥礪現實中,實事求是地探究戰爭成敗的因由軌跡,從中捕捉先人慧光如炬的思想閃電,感悟超越時代的戰爭規律與戰爭指導規律。唯如此,才能磨礪出降妖除魔的寒光利刃,牢牢扼住戰神的咽喉,永立不敗!

  沒有充分而詳盡的戰例研究,認知戰爭、準備戰爭就失去了鮮活教材與真實參照

  問:軍人生來為打贏。練就備戰打仗硬功,戰例研究不可或缺,有人將它視為揭開戰爭神秘面紗的最直接手段,請問該怎樣看這個問題?

  曲愛國:1946年下半年,面對國民黨軍的全面進攻,毛澤東在一份文件中批示:“必須詳舉戰例,反復說明這種作戰方法(即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殲滅敵人)的好處。”毛澤東用“詳舉戰例”道出了貫徹新的作戰指導原則的基本方法。葉劍英元帥對這種方法大加贊賞,指出:“學戰史、學戰例,是學習戰役、戰術的最好的方法。”

  馬忠凱:古今中外的經典戰例之所以價值長存,原因在于它們所揭示的戰爭哲理和勝負之道永恒,所展現的戰爭制勝機理和作戰關鍵要素昭示未來。

  馬衛防:備戰打仗是軍隊永恒的使命。從戰爭中學習戰爭,在解讀和剖析戰史戰例中駕馭戰爭,是我軍戰斗力提升的重要支點。不讀戰例,無以知戰;不研戰例,無以勝戰,知戰勝戰的軍人永遠與戰例研究相伴。只有細致研究中國革命戰爭的戰例,才能透徹把握人民軍隊靈活機動戰略戰術之內蘊,透徹理解軍事戰略方針和作戰指導之中國特色,讓新時代的戰爭準備承繼光榮歷史、傳承紅色基因,進而創新發展,更加扎實有效。

  余戈:當今軍事強國都非常重視戰史戰例研究,有的建立了戰例數據庫,在修訂作戰條令時援引豐富的戰例作為理論支撐,把戰例研究作為首長機關的重要訓練內容。從培育生成運籌帷幄、決勝疆場的新一代戰將的角度看,戰爭的較量豈止在戰時,在戰史戰例研究方面一爭高下同樣激烈。

  問:烽火年代,我軍許多能征善戰的指揮員不僅“起于卒伍”,更是從戰爭這個大學校大熔爐中千錘百煉出來的。戰例研究對鍛造打仗人才能起到哪些作用?

  曲愛國:翻開軍史,人民軍隊每次戰役戰斗的分析總結都可謂一次刀口向內的戰例研究。晉察冀野戰軍曾經有個規定:旅以下部隊的戰斗總結,少講戰績和經驗,主要分析戰斗中的問題,拿出解決方案。許多部隊在戰斗總結時,只要條件許可還要回到戰場現地復盤,逐一環節地討論研究戰斗過程。那些在戰例研究中指出的問題和形成的戰法,往往切中要害,實用管用,直接轉化為部隊的創造力、戰斗力。

  余戈:我軍許多開國將帥沒有受過正規軍校教育,許多英雄部隊最初也是起自群山密林的游擊武裝,但通過一次次戰斗總結和戰例研究,他們將戰爭的感受和經驗有效地提升萃取為作戰原則與戰略戰術,進而掌握了中國革命戰爭的“游泳術”。

  問:今天,“承平日久”的中國軍隊已經四十年未遇大戰考驗,先輩的勝戰之道該怎樣轉化為強筋壯骨的“鈣”?

  曲愛國:戰爭親歷者和戰爭準備者之間最大的區別,在于戰爭感受、戰爭思維和戰爭觀念之不同。戰爭史表明,任何士兵都會遭遇恐怖的初戰,任何部隊都會經歷混亂的戰爭初期,特別是那些沒有經過戰火洗禮的軍人和沒有經受惡戰考驗的部隊更是如此。我軍已經四十年沒有打大仗了,經受過硝煙考驗的前輩基本離開了軍隊行列,今天中國軍人印象中的戰爭很多不再是來自戰場親身體驗,而是來自書本教材和各種新理論、新思維的虛擬設計,乃至于電影電視中的故事。缺乏戰爭體驗,缺乏戰爭經驗,如果再沒有戰例研究的滋養,戰爭準備將失去基準標尺。

  余戈:戰史戰例作為戰爭實踐的“再現形態”,是學習戰爭“最好的教材”和“寶貴的鏡子”。戰例的經驗不繼承,戰史的輝煌就難以超越;戰例的教訓不汲取,戰法的招數就難有創新。今天和平環境中,軍人很難有機會從實戰中學習戰爭,更需要通過戰史戰例研究“察他人之得失”“知自身之短長”。一支軍隊越是缺乏作戰經驗,就越需要把戰史戰例作為教材和訓練基礎。

  戰例研究本質是一種軍事實踐活動,需要以戰爭嚴苛的標準來審視、解剖和評價,絕不能墜入形式主義的泥淖

  問:當下一些人讀戰史戰例,很多是為獵奇探秘,或增加知識、拓寬視野。作為一名軍人,特別是將備戰打仗作為第一要務的新時代的革命軍人,究竟該怎樣讀戰史戰例呢?

  曲愛國:1970年,粟裕率團出訪非洲途經巴黎。這是他第一次到巴黎,大使館的同志問他想看什么,他回答:“我想看看諾曼底。”粟裕的一生是在進行戰爭和準備戰爭中度過的。隨時隨地思考戰爭,利用一切條件研究戰例,是他能夠在中國革命戰爭舞臺上脫穎而出,成為一名卓越軍事家的重要原因。他對戰爭歷史的敬畏態度和戰例研究的科學精神,為我們研究戰史、研究戰例樹立了榜樣。

  馬衛防:戰例研究直接服務戰爭準備,它通過復原戰役戰斗的全部細節、辨析制約戰役戰斗進程的復雜關系、揭示影響戰役戰斗結果的關鍵因素,探討制勝機理和成敗得失。因此要有嚴謹的精神、態度和方法。不僅要弄清所研究的戰例究竟“打的什么仗”,而且要搞清“仗是怎樣打的”“為什么會這樣打”等重要問題,這與戰例宣傳教育是有區別的。

  問:當前戰史戰例研究中存在哪些形式主義問題?

  曲愛國:由于和平積弊的浸染,今天的戰例研究中形式主義問題不容小覷。一些人沒有把功夫下在深入剖析戰例、還原歷史過程、領悟制勝之道上,而是放在名詞翻新,塑造所謂“創新點”和提煉經驗啟示上。更有一些戰例研究混淆宣傳教育和歷史研究的界限,只重定性研究,不重定量分析,充滿結論卻數據稀少;只重宣傳效果,不做理性剖析,缺乏戰味和兵味。如此一來,戰例研究失去了本色和價值,很難真正地服務備戰打仗。

  馬忠凱:歷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飽蘸血火榮光的戰史戰例更不能憑好惡臆斷想象,甚至編造。如果失真失實,不僅違背了歷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而且無益于服務備戰打仗,這種不良趨向是十分危險的!

  戰例研究強調寫實,淡化寫意。但在實踐中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也不能只見森林、不見樹木

  問:科學的戰例研究講求將戰例置于戰爭演變的歷史長河中,拉點成線向過去和未來雙向延伸,實踐中怎樣防止斷章取義、以偏概全呢?

  曲愛國:戰例研究是對戰役戰斗的精密解剖,剖析戰例應具備兩個前提:一是建立在真實情況的基礎之上。必須盡可能充分掌握資料特別是原始資料,如果不能擁有原始資料,也需要獲取可信的資料。同時需要對所有依據的資料進行考證和辨析。二是強調再現和透視。再現,就是在對交戰方各種資料和研究成果全面掌握的基礎上,通過對過程細節的準確復原和各種情況的定位組合,回到歷史,再現戰場,找到“是什么”的感覺;透視,就是在再現作戰場景的基礎上,從不同角度、不同層面觀察戰例、剖析戰例,進而立體構建而不是平面描繪戰例,追求回答“為什么”的感悟。戰例研究首在求真求實,否則就會走虛走空。

  余戈:對歷史和未來負責的戰例研究,必須通過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地抽絲剝繭式的剖析,讓構成戰役戰斗過程的細節顯露出來,讓隱藏在現象背后的規律和勝負之道顯露出來。這其中既有面的覆蓋,更強調點的解剖。在某種意義上,點的解剖比面的覆蓋更重要。

  問:中外戰史研究的名家為什么都強調要站在對手視角看問題?

  曲愛國:戰例是交戰雙方共同寫就的,是智慧博弈、勇氣相持、力量對決的產物。英國軍事理論家利德爾·哈特是探索機械化戰爭理論的先驅者,他提出的作戰理論曾經對二戰中的各國軍隊產生巨大影響。戰爭結束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與原納粹德國軍隊高級軍官共同討論戰爭中德國軍隊的戰爭決策和作戰行動,從對手的視角觀察戰爭,檢驗自己的理論,寫出經典名著《山那邊》。戰例研究者擁有的最大優勢,是有條件獲取和閱讀交戰雙方的戰爭資料和各種著述,這樣保障了戰例研究的多角度、多層面以及客觀性。

  馬衛防:戰例研究應力戒單一的我方視角和勝者視角。從對手視角研究戰例,會讓戰例研究由單向敘述變為雙向對撞,由平面描繪變為立體再現,從而顯露決定戰役戰斗進程的關鍵因素和節點拐點,展現戰略戰術的短長,讓戰例研究更加逼近戰爭原貌,結論也更加科學。

  問:古人講“不以成敗論英雄”。但在戰例研究中,我們往往不太重視研究失敗的案例,這對未來規避風險并無裨益。

  曲愛國:是這樣。用兵如神的毛澤東在強調“必須詳舉戰例”時,特別指出要“引證不良戰例以為鑒戒”。解放戰爭初期,我軍在華東戰場戰績輝煌。但陳毅元帥1947年底在總結華東部隊一年多的作戰情況時說:“一年來我們打了大仗三十余次,三分之二打好了,三分之一未打好。戰爭沒有一帆風順的,是此起彼落的。”戰例研究無論描述還是結論,只有既論勝負也析短長,既講輝煌又評挫折,才會辯證可信、客觀有用。優秀的戰例研究總是能夠正確把握全局與局部、總體與細節、必然與偶然之間的關系,以辯證客觀的思維解讀戰爭。只有這樣才能夠真正在史實的背后悟別人所未悟的勝戰之道,見別人所未見的制勝之法,查別人所未覺之變革之勢。

  馬衛防:海灣戰爭結束后,世界各國普遍將那場戰爭作為“機械化戰爭絕唱”“信息化戰爭開端”來進行研究,可恰恰是勝利方的美軍在剖析這場戰爭時態度謹慎。美國國防部在給國會的報告中稱:“我們從這次戰爭中汲取了許多經驗教訓,其中有些一目了然,有些則撲朔迷離。這次戰爭的某些方面在未來沖突中不可能再次出現了。”美軍清醒的認知值得鏡鑒。

  戰例研究的雖然是歷史,但目光卻需要時刻投向現實戰爭準備和未來戰爭發展

  問:利德爾·哈特有句名言:“研究和分析的成敗取決于認真的思考并揭示歷史與現實之間的聯系”,這似乎也可成為戰例研究的標準?

  曲愛國:說得好。當今世界,戰爭形態演變不斷加速,作戰手段花樣翻新。但從兵力集中、火力集中到力量集中,從人員組合、部隊協同到能力融合,集中、速度、聯合等依舊構成制勝之道的基本元素,力量、勇氣、環境等要素依舊構成戰爭謀略和作戰指導的基本支撐。戰例研究應透過現象看本質,在令人目眩的技術發展中緊盯戰爭制勝機理的發展變化,聚焦戰爭實踐中釋放這些元素的方式變革,從而尋求在戰爭準備和未來戰爭中以新的方式手段最大限度釋放這些元素的能量,以奪取勝利。

  馬衛防:戰例研究從來不是學者書齋里對以往歷史的把玩品鑒,更不應是對昔日榮光的自我陶醉。熟知過往,直面現實,前瞻未來,在戰例研究中領悟勝戰之道,是新時代戰斗隊建設和戰斗力提升的重要內容。

  余戈:研究戰史戰例的價值就是通過研究“過去別人怎么打”,對照反思“現在我們怎么打”,探索出“明天應該怎么打”。要把研究的著眼點放在探索過去、現在與未來之間的聯系上,把研究戰例與指導未來作戰有機結合起來。應特別重視技術對軍事發展的重大影響,將對戰爭規律、軍事謀略、思維創新的基礎,建立在與時俱進的“技術理解力”之上,將新技術裝備運用與先進的作戰指導相結合,在探索新理論新戰法上實現突破。

  問:由于歷史原因,我軍許多經典戰例是由“鐵腳板”的陸軍創造的,對于今天乃至未來的多軍兵種一體化聯合作戰而言,該怎樣辯證地承傳“大陸軍”留下的這份厚重遺產?

  馬忠凱:過去陸軍勝戰靠步調一致、統一指揮。未來作戰,統一指揮仍然是實施聯合作戰制勝的基本指導之一,也是實現各種作戰力量聚能增效的重要途徑之一,必須持續堅持好。過去陸軍勝戰靠集中優勢力量打殲滅戰,未來聯合作戰仍然要堅持“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的制勝原理,在關鍵時間、關鍵空間、針對敵關鍵要害目標,適時聚集效能優勢,癱瘓、破擊敵作戰體系,達成克敵制勝效果。此外,過去陸軍勝戰靠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未來聯合作戰仍然需要追求戰役戰術速決,既立足最復雜、最困難情況,圍繞戰略震懾立足打好持久戰,又要打好快速制勝戰,堅決遏制危機、控制戰局、打贏戰爭。同時在設計和實施作戰行動時,注重統籌信息戰、火力戰、機動戰、陣地戰、特種戰等多種作戰形式靈活、協調使用,實現作戰力量、戰場、過程、形式的有序銜接,注重避實擊虛,擊敵軟肋。

  余戈:無論戰爭形態如何變化,戰斗精神從來都是構成戰斗力永恒的、最活躍的因素,也是在戰爭中最大限度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的決定因素。研究戰史戰例,也是以生動事例在無形中培育強大戰斗精神的過程。例如,研究抗美援朝戰爭中的“長津湖戰役”,每個人都會被志愿軍將士不怕犧牲、不畏嚴寒的大無畏英雄氣概和讓西方人費解的“謎一樣的戰斗精神”所感染。通過研究這些戰例,官兵能夠真正置身于我軍厚重的戰史長河中,汲取和傳承取之不盡的精神動力,并在當前訓練和未來戰爭中發揚光大。

標簽 - 1970年,作戰需求,陸軍武器,一體化聯合作戰,失真失實
網站編輯 - 張芯蕊
安徽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长沙麻将技巧大总结 陈教授精准平特一肖 白小姐正版先锋诗 二肖中特马资料 20180722棋牌新教室 亚盘预测app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表200期 掌心福州麻将微信群 河北快3推荐号一定牛 二肖中特今晚特码 波克德州扑克规则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 河北棋牌麻将群 快乐10分云南 白小姐最准一肖中特 2019六合彩32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