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辯證視域下的軍事智能化

2019年05月15日 16:43:47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陳東恒 董俊林

  引言

  面對智能化戰爭制勝機理的新變化、軍隊組織形態的新特點、作戰方式的新發展,我們需要更加自覺地堅持和運用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正確認識和辯證把握軍事智能化領域的各種復雜關系,確保智能化發展始終沿著正確的軌道前進。

  把握好人機交互

  人和武器裝備構成戰斗力的兩大核心要素,正確認識和把握人與武器裝備之間的關系,是戰斗力建設的永恒話題,也是制勝智能化戰爭的基礎和核心。

  正如機器人離不開人的操縱,智能化不是簡單的無人化,智能化戰爭也非簡單以智能化機器代替人的作用,而是以高度智能化的武器裝備為主體的整體性作戰。掌握人工智能技術的高素質軍人,不僅是智能化武器裝備的擁有者、操控者,更是新的人工智能技術及其物化形態智能化武器裝備的發明者、創造者。無論人工智能技術如何發展、智能化武器裝備如何先進、智能化戰爭演進到什么水平,智能化武器依附于人、聽命于人的狀況始終不會改變。

  正確把握人與機的關系,根本是提高人機結合水平。著力提升人的科技素養,熟練掌握智能知識和科技,努力增強科技創新能力和智能化武器裝備制造水平;著力搞好人機交互技術研發,創新人機結合模式,拓寬人機結合渠道,實現人與智能化武器裝備更高效融合;著力加強人機協同訓練,改變傳統單純以“人”為中心的訓練理念,把智能作戰系統作為一個有“思維”能力的有機體,構建智能化訓練環境,強化人對智能作戰系統的操控訓練和智能作戰系統自適應訓練,在深度交流中加強人機協同。

  把握好點面結合

  智能化戰爭,智能化武器裝備高度密集,作戰平臺、作戰系統、作戰體系聯結更緊密,整體對抗、體系角逐特點更鮮明。把不同作戰要素聯結起來,連點成面、融局部為整體,實現諸要素物理融合和效能聚合,對于制勝智能化戰爭至關重要。

  萬物互聯,是智能化時代的顯著特征,也是智能化戰爭的鮮明特點。以聯為要,通過人工智能技術把多個維度聯結起來,才能推動作戰從傳統物理域向泛在社會域、認知域拓展。前提是人機聯,即高素質人與智能化機器之間的聯通,這是智能化作戰的核心。美軍把人機協同技術視作“第三次抵消戰略”的技術支柱。核心是技技聯,即人工智能技術與人工智能技術之間的聯通,這是萬物互聯的紐帶。只有打通不同類型技術間的壁壘,聚合效應才能充分發揮。本質是物物聯,無論是人機聯、技技聯,最終都要依附于一定的物質,才能轉化為現實戰斗力。

  正確把握點與面的關系,關鍵是找到體系融合的載體。抓好作戰平臺智能化這個基點,努力在感知多源化、決策智能化、行動協同化等技術與裝備研發上求突破;抓好作戰系統智能化這個核心,加緊制定通用標準,搞好信息資源共享,加快推進平臺組網、跨域融通,將單個作戰平臺聯結為結構完整、功能完備的整體;抓好作戰運籌智能化這個頂點,把無人智能技術更好地融入運籌決策,在人機交互、態勢理解、決策輔助等方面實現新發展。

  把握好長短互補

  任何一種作戰平臺、作戰系統都有自己的優長和短板,在發揮優長的同時盡力補足短板,才能使整個體系的最大作戰效能充分發揮出來,有效制勝強敵對手。

  與機械化、信息化作戰系統相比,智能化作戰系統優勢明顯,不足同樣突出,集中表現為自衛能力差、生存能力弱。主要是過于依賴信息網絡節點和指揮中心,一旦節點和中心被破壞就會迅速崩潰;電子元器件敏感脆弱,遭受電磁脈沖攻擊易癱瘓失能;作戰鏈路特別是通信和控制鏈路長,易受干擾失靈甚至被對手控制利用;加之軍事智能技術尚處于發展初級階段,難免存在這樣那樣的缺口和漏洞,極易被對手乘隙攻擊。

  正確把握長與短的關系,重在扎籬笆、強弱項上做文章。在強化“智”的同時,還須在提高系統防護能力這個短板上下功夫。如加緊智能系統小型化集成化研究等,強化技術集成,最大限度融多種技術、多種功能于一體,增強作戰平臺和作戰系統獨立執行任務能力;加緊提升數據保密水平,重點研發數據加密、數據破壞、云計算和量子通信等技術,提高抗干擾防竊密能力。

  把握好新舊迭代

  當前世界正處在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復合發展的當口,把“三化”統起來抓,不僅是戰斗力建設的內在要求,也是我軍階段性發展的必然選擇。

  信息化時代“以快制慢”制勝機理終將被智能化時代“以智制愚”機理所替代,而這個“智”深具信息時代烙印。基礎是大數據技術,不僅包括靜態數據信息,還包括動態信息采集、分析與服務等配套技術;核心是算法技術,主要包括深度學習、超級計算、類腦智能等技術;載體是高度智能化的無人平臺,這種平臺不僅作為執行特定任務“工具”存在,還是集環境感知、決策分析等于一體的具有自適應能力和類人思維能力的綜合體。

  正確把握新與舊關系,重在把智能化信息化機械化統籌推進。在核心關鍵技術研發上,統一規劃設計、統一數據格式、統一對接端口,加強協同攻關、實現互通共享;在軍事力量建設上,建立模塊化組織結構,依據軍事任務需求創建即插即用的快餐式模塊,確保各模塊有機對接、體系聯動;在高技術武器裝備發展上,建立信息化武器裝備與智能化武器裝備一體兼容結構,實現軍事技術及武器裝備和系統的迭代更新,滿足軍事革命漸次發展、平穩過渡的需求。

  把握好理技融合

  技術決定戰術,戰術牽引技術。軍事理論和軍事技術是推動軍事革命的“雙輪”,推進軍事理論與軍事科技協同創新,才能協調發展、提質增效。

  然而縱觀世界軍事革命史,技術及武器裝備的發展常常單騎突進,本應作為先導的軍事理論卻時常落在后面,致使技術創新運用的步伐總是踉踉蹌蹌。實際上,軍事理論作為軍事革命的靈魂,不僅決定技術與武器裝備如何執行具體功能,而且決定彼此如何相互作用、發揮更大效能。在把更多的資源投向技術革新與裝備研發的同時,應多給軍事理論創新一些關注,在揭示戰爭機理、創新作戰方法等方面多下一些功夫,使兩者相得益彰、協調發展。

  正確把握理與技的關系,重在充分發揮軍事理論創新的先導作用。在揭示制勝機理上下功夫,密切關注人工智能技術對戰爭的革命性影響,密切關注智能化實踐的新發展,深入揭示智能化戰爭特點規律;在構建科學標準體系上下功夫,汲取我軍信息化建設初期標準建設滯后的教訓,盡快把智能化標準體系立起來,靠科學標準引領技術創新和裝備創造;在創新作戰方法上下功夫,針對智能化戰爭體系更復雜、聯結更頻密、鏈路更脆弱的實際,探尋新運用新戰法,充分釋放智能技術和智能化武器裝備作戰效能。

  把握好促控相長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今天,人工智能在極大提升作戰效率的同時,也給人類帶來很大不確定性。面對這種“來勢洶洶”的態勢,更加需要我們保持足夠審慎和理性,掌控好人工智能的軍事應用。

  如今,“機器戰士”越來越多用于戰場,代替人成為廝殺主體,極大減少了作戰人員傷亡,智能化無人作戰系統正在成為21世紀的新銳。在復雜戰場環境下,擁有高度智能的無人作戰系統極有可能出現系統失控、濫殺無辜甚至臨陣倒戈等問題。與機械化信息化戰爭相比,人類更需要關注智能化戰爭帶來的安全、法律、倫理等問題,切實通過有力的道德法律約束為智能化武器裝備的野蠻生長戴上“籠頭”。

  正確把握促與控的關系,核心在為軍事智能技術的研發運用立規定矩。軍事智能化作為軍隊現代化的新趨勢,沒有經驗可資借鑒,更應該依章按法,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起步伊始就要有嚴格的規矩。要將人工智能的軍事研發運用與道德倫理和法律建設結合起來,制定相應國際規范。同時,把握人工智能服務人、輔助人的總原則,無論系統智能化程度多高,都要遵循“人在回路”的基本規律,把人的判斷、操作、控制設為優先級,使人工智能真正為人所掌控。

  (作者單位:習近平強軍思想研究中心)

標簽 - 智能化,認知域,促控,軍事革命,軍事應用
網站編輯 - 張芯蕊
安徽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比分推荐 时时彩后3大小单双16组走势图 捕鸟达人单机版 北京快乐8是国家开的吗 澳门万利赌场的微博 香港六合彩大全 贝斯特娱乐中心 网赌龙虎技巧 四川麻将上下分app软件 邢台网络赚钱 香港2019年特36码 keno平台 山东群英会规则 王中王36码资料 刺激战场免费下载安装 108娛乐彩票的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