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兩個必然”仍然是當今世界發展的大趨勢

2019年03月22日 12:08:03
來源: 《紅旗文稿》2019/06 作者: 朱炳元

  馬克思恩格斯經過艱辛的理論研究和深入的革命實踐,科學地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的一般規律和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特殊規律,在資本主義處于自由競爭發展階段的時候,就以敏銳的目光和大無畏的英勇氣概,提出了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社會主義必然勝利的科學結論。經過經典作家在長期革命實踐中的不斷充實和完善,“兩個必然”發展成為一個理論豐富、內涵深刻、邏輯嚴密的馬克思主義核心范疇。馬克思主義創立170多年來,社會主義運動經歷了從理論到實踐、從一國勝利到多國勝利的輝煌,也陷入過蘇聯解體、東歐劇變的低潮;西方資本主義也經歷了多次重大危機,并且在近年來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這些事實不僅沒有改變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的歷史大趨勢,反而以無可辯駁的事實進一步證明,“兩個必然”仍然是當今世界發展的大趨勢。

  一、完整地、準確地理解“兩個必然”的理論內涵

  馬克思恩格斯關于“兩個必然”的思想,在《共產黨宣言》發表以前就已經形成了,但是就其命題的系統和經典的表述來說,則是在《共產黨宣言》中明確提出來的。《共產黨宣言》運用歷史唯物主義的原理,科學地評價了資產階級的歷史作用,揭示了資本主義的內在矛盾,論證了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必然在全世界取得勝利的趨勢和規律。《共產黨宣言》指出,隨著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普遍確立,生產的社會化和生產資料私人占有基本矛盾也在不斷發展,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斗爭日益尖銳化。無產階級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和最革命的階級,擔負著埋葬資本主義和實現共產主義的偉大歷史使命。在《共產黨宣言》中,馬克思恩格斯向全世界宣告:“資產階級的滅亡和無產階級的勝利是同樣不可避免的”。(《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84頁)

  從上面的引述可以看出,“兩個必然”的初始表述是“兩個不可避免”。這兩種表述盡管在意義上沒有什么大的不同,但是在表述的方式上還是存在區別的。“必然”是從正面講的,“不可避免”是從反面講的;“必然”是哲學用語,“不可避免”是日常用語。那么在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那里,是不是只是講了“不可避免”,而沒有講過“必然”呢?也不是這樣。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的《1882年俄文版序言》中指出:“《共產黨宣言》的任務,是宣告現代資產階級所有制必然滅亡。”(同上書,第251頁)1914年,列寧在《卡爾·馬克思》一文中指出:“資本主義社會必然要轉變為社會主義社會這個結論,馬克思完全是從現代社會的經濟的運動規律得出的。”(《列寧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39頁)這些論述都強調了“必然”。由此可見,在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那里,“必然”和“不可避免”是同一個意思。“兩個必然”的提法,是我國理論界根據《共產黨宣言》以及經典作家后來的有關論述進行的理論概括。這一概括已經在理論界廣泛使用,成為一個規范化學術性的范疇和概念。

  “兩個必然”論斷,是根據唯物史觀所得出的結論。要徹底論證“兩個必然”,必須要有經濟關系上的理論說明。所以,《共產黨宣言》發表以后,馬克思幾乎用全部精力投入到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研究之中。《資本論》是馬克思的不朽巨著,被譽為“工人階級的圣經”。在這部著作中,馬克思在勞動價值論的基礎上,科學地揭示了剩余價值的來源、本質及其運動規律,揭示了資本家剝削工人的秘密。剩余價值學說在經濟學上為“兩個必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隨著理論研究的深入發展,“兩個必然”的理論內涵日益深化。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馬克思提出了舊社會滅亡和新社會產生的“兩個決不會”:“無論哪一個社會形態,在它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以前,是決不會滅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產關系,在它的物質存在條件在舊社會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決不會出現的。”(《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3頁)“兩個必然”和“兩個決不會”在本質上是一致的。“兩個必然”強調的是資本主義滅亡、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勝利的客觀必然性和趨勢,“兩個決不會”強調的是資本主義滅亡和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勝利的時間和條件;“兩個必然”從生產關系視角指出了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的規律,“兩個決不會”從生產力視角強調了資本主義滅亡的客觀前提;“兩個必然”表明資本主義的歷史性、暫時性以及滅亡的必然性,“兩個決不會”則表明生產力的發展水平是人類社會存在和發展的最終決定性因素。“兩個決不會”是對“兩個必然”的補充和完善,使“兩個必然”的論斷更加完整、更加全面、更加科學。

  之后,在歐洲各國無產階級革命浪潮的影響下,俄國等東方各國也在孕育著人民革命的浪潮。馬克思恩格斯對“兩個必然”又有了新的研究和新的發展,“兩個必然”的理論外延不斷拓展。在《共產黨宣言》中,“兩個必然”主要針對的是歐洲典型的資本主義社會。但是當人們把視野從歐洲轉向東方,情況就不同了。東方社會沒有經歷過典型的資本主義發展階段,是不是就不能進行無產階級社會主義革命了呢?新的形勢和新的實踐要求對“兩個必然”作出新的研究和新的闡釋。馬克思在對東方社會的亞細亞生產方式和俄國的土地公有制進行深入研究以后,在給《祖國紀事》雜志編輯部和給查蘇里奇的復信中,以及在古代社會史的筆記中反復強調,不能用西歐的模式來裁剪東方和世界的歷史,《資本論》絲毫沒有也無意論證全世界一切國家和民族不問具體情況統統都要納入資本主義發展的軌道,如果具備一定的條件,俄國的農村公社能夠“不通過資本主義的卡夫丁峽谷,而享用資本主義的一切肯定成果。”(《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人民出版社1963年版,第451頁)東方社會各國的特殊國情和俄國革命的大好形勢給馬克思恩格斯提出了一個十分緊迫的課題:如果俄國革命乃至中國革命勝利以后繼續走西歐各國的資本主義老路,那么這一結果不僅辜負了廣大人民群眾的奮斗和犧牲,而且也葬送了社會主義的大好前程。通過深入的研究和反復的思考,馬克思恩格斯最終得出了這樣的結論:“假如俄國革命將成為西方工人革命的信號而雙方相互補充的話,那么現今的俄國公有制便能成為共產主義發展的起點。”(《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51頁)馬克思恩格斯晚年的這些思想,是對“兩個必然”的堅持和發展,它不僅消除了人們對“兩個必然”的誤解,而且為東方社會各國跨越資本主義社會“卡夫丁峽谷”、探索符合自己國情的社會主義道路提供了強大的理論支持。

  二、歷史地、辯證地認識“兩個必然”的演進歷程

  《共產黨宣言》發表以后,“兩個必然”在工人群眾中日益深入人心,工人運動此起彼伏。第一國際的成立,有力地推動了各國工人運動的發展。巴黎公社是無產階級推翻資本主義統治、建立工人階級政權的首次嘗試。到了19世紀80年代,由于馬克思主義的廣泛傳播,“兩個必然”興起了一股新的浪潮。1883年馬克思去世,領導世界工人運動的任務就完全落到了恩格斯身上。隨著第二國際的成立,各國的工人階級政黨和社會主義組織紛紛建立,工人運動大大向前發展,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國際性運動。1890年倫敦慶祝第一個“五一”節的集會,有20萬工人群眾參加。他們萬眾一心,聲勢浩大地檢閱自己的戰斗力量。

  19世紀末20世紀初,資本主義從自由競爭階段發展到壟斷階段。恩格斯去世以后,第二國際的領導者日益背離馬克思主義的正確路線,在機會主義泛濫、社會民主黨領袖不敢革命和不想革命的修正主義思潮影響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處于低潮,工人運動中彌漫著失望和迷惘的情緒。這時列寧挺身而出,高舉馬克思主義的旗幟,大踏步地走在時代前列,以大無畏的英雄氣概向帝國主義世界體系宣戰。列寧敏銳地抓住了革命時機,在俄國這個帝國主義統治的薄弱環節成功地領導了十月革命,在世界上建立起了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把“兩個必然”從理論變為實踐、從理想變為現實。阿芙樂爾號巡洋艦上的隆隆炮聲震撼了全世界,有力地敲響了帝國主義的喪鐘!

  十月革命的勝利,給當時正處于彷徨和苦悶中的中國仁人志士指明了全新的方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國人民經過艱苦卓絕的斗爭,終于推翻了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壟斷資本主義“三座大山”,建立起了人民當家作主的嶄新國家。在俄國十月革命和中國革命的影響下,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一大批國家進行了無產階級革命,世界上出現了一個強大的社會主義陣營。而且,在帝國主義統治和壓迫下的廣大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的人民,興起了波瀾壯闊的民族解放運動,帝國主義殖民體系土崩瓦解,國家要獨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歷史潮流。

  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當中國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并且正在進行社會主義改革開放的時候,蘇共解散了,蘇聯解體了,其他一些社會主義國家也發生了演變。但這并不影響“兩個必然”歷史進程,而只能說明人類歷史發展的進程是復雜的。鄧小平強調:“資本主義代替封建主義的幾百年間,發生過多少次王朝復辟?所以,從一定意義上說,某種暫時復辟也是難以完全避免的規律性現象。一些國家出現嚴重的曲折,社會主義好像被削弱了,但人民經受鍛煉,從中吸取教訓,將促使社會主義向著更加健康的方向發展。因此,不要驚慌失措,不要以為馬克思主義就消失了,沒用了,失敗了。哪有這回事!”(《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83頁)20多年過去了,中國沿著社會主義道路奮勇前進,不但在世界上把社會主義的旗幟舉住了、舉穩了,而且把科學社會主義推向嶄新的階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越走越寬廣,社會主義的影響力感召力大大增強,馬克思主義表現出無窮的生命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取得的偉大成就,是對“兩個必然”最有說服力的證明!

  三、科學地、客觀地把握“兩個必然”的現實趨勢

  “兩個必然”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和客觀規律,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人的有意識、有目的的活動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延長或者縮短歷史發展的進程,增加或者減輕歷史發展給人類帶來的苦難,而不能消滅和取消這些規律本身。“問題在于這些規律本身,在于這些以鐵的必然性發生作用并且正在實現的趨勢。”(《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00頁)“兩個必然”科學地指明人類社會和時代發展的趨勢和方向。

  20世紀末期特別是進入21世紀以來,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發生了一系列深刻的變化,即資本主義經濟日益虛擬化和金融化。金融部門相對于實體經濟部門日益膨脹,利潤的來源越來越以虛擬經濟為主,金融資本無論在微觀層面和宏觀層面都占據了主導地位。當代資本主義經濟呈現出經濟加速金融化、金融資本虛擬化、實體經濟空心化、日常消費借貸化、國家走向債務化、人民群眾貧困化等趨勢。隨著資本主義經濟金融化虛擬化的發展,資本主義基本矛盾不僅沒有消除,反而日益激化。兩極分化更加嚴重,勞資矛盾日益尖銳,種族沖突日趨激烈。在這些矛盾的作用下,西方國家民粹主義高漲,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右翼極端主義沉渣泛起,各種各樣的危機日益加劇:經濟危機、金融危機、債務危機、難民危機、政治危機、生態危機……此起彼伏。前不久,美國政府部分關門持續了一個多月,創下了美國政府關門的歷史記錄,關門期間80多萬公務員領不到薪水,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問題。英國的“脫歐”演變成為“拖歐”,搞得騎虎難下、進退兩難,造成了嚴重的社會撕裂。法國的“黃馬甲”運動重創了馬克龍總統的改革計劃,嚴重影響了法國人民對未來前景的預期,等等。這些危機不是局部的、暫時的,而是系統性的和結構性的,是無法從根本上加以解決的。一些發達國家竭力轉嫁危機,并且發動貿易戰,打壓別國的發展,甚至侵犯別國主權、干涉別國內政、發動“顏色革命”,等等。但可以預見到的結果是:西方發達國家的實體經濟空心化不會改變,中產階級日益萎縮,兩極分化更加嚴重,貧富差別日益加深,經濟危機和金融危機不可避免,由經濟危機引發的政治危機、社會危機和制度危機將日益加劇。

  中國共產黨的成立,是開天辟地的大事變,它不僅深刻地改變了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前途和命運,而且深刻地改變了世界歷史發展的趨勢和格局。中國共產黨誕生后,中國共產黨人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團結帶領人民經過長期奮斗,完成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建立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社會主義基本制度,進行了社會主義建設的艱辛探索。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產黨人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改革開放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團結帶領人民進行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的偉大實踐,使中國大踏步趕上了時代。在新時代,中國共產黨人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新時代中國具體實際結合起來,團結帶領人民進行偉大斗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推動黨和國家事業取得全方位、開創性歷史成就,發生深層次、根本性歷史變革。目前,我國經濟總量已經穩居世界第二位,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國、第一貨物出口大國、重要對外投資國。人民生活水平在實現從貧困到溫飽再到總體小康的歷史性跨越的基礎上,正在向更加美好的生活邁進。我國的國際地位和國際影響力大幅提升,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在國際舞臺上扮演著更加重要的角色,中國道路顯示出越來越強大的生命力。中華民族迎來了實現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意味著科學社會主義在21世紀的中國煥發出強大的生機和活力,中國在世界上高高舉起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也論證了“兩個必然”論斷的科學性和真理性。

  習近平總書記2017年1月18日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的演講中指出:“讓和平的薪火代代相傳,讓發展的動力源源不斷,讓文明的光輝熠熠生輝……中國的方案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實現共贏共享。”(《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2卷,外文出版社2017年版,第539頁)建立平等相待、互商互諒的伙伴關系,營造公道正義、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謀求改革創新、開放包容的發展前景,促進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構筑尊崇自然、綠色發展的生態體系,這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核心要義。人類命運共同體體現了中國共產黨人“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的胸襟和風范。中國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張,既順應了世界發展的潮流和客觀必然的趨勢,又照顧了當今世界各個國家的不同國情和具體現實,是目前世界各國人民和各國政府唯一能夠接受的“最大公約數”,體現了全球治理方案中的“中國智慧”。

  (作者:蘇州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責任編輯:高天鼎 李涇一

標簽 -
網站編輯 - 王慧
安徽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