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觀察世界復雜現象的指導性線索

——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

2018年11月23日 14:20:36
來源: 《黨政研究》 作者: 王傳利

  〔摘要〕和平與發展成為當今時代的主題,但沒有改變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時代根本性質和總主題。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并沒有過時,依然是觀察世界復雜現象的指導性線索。如果離開了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人們無法把握包含全球兩大矛盾即南北矛盾和東西矛盾的變化及其規律,無法說明當今世界存在的階級現象。蘇共自我放棄馬克思主義階級觀點和階級立場,導致亡黨亡國的悲劇。用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觀察世界復雜現象,與“以階級斗爭為綱”有嚴格的區別,要求人們既要研究分析人類社會的階級歷史,也要研究當今世界出現的新情況新特點。

  〔關鍵詞〕階級分析方法;階級觀點;馬克思主義;資本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中圖分類號〕A811.6〔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2095-8048-(2018)06-0005-12

  〔基金項目〕2017年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與馬克思主義理論和建設工程重大項目“新形勢下加強對‘一把手’教育、管理、監督的途徑和方法研究”(2017YZD06)

  〔作者簡介〕王傳利,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100084。

  革命導師馬克思恩格斯不僅在《共產黨宣言》、《哥達綱領批判》和《反杜林論》等著作中闡述了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學說,而且在《資本論》等經典著作中揭示了資本主義社會階級對立的根源和條件,更是進一步在一系列歷史著作如《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法蘭西內戰》《1848年至1850年的法蘭西階級斗爭》中,為后人提供了用歷史唯物主義觀點研究歷史、分析每個階級以至一個階級內部各個集團或階層所處地位及其斗爭的光輝而深刻的范例。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寶庫中的毋容置疑的重要組成部分。所以,列寧在介紹馬克思學說的內容和特點時指出:“某一社會中一些成員的意向同另一些成員的意向相抵觸;社會生活充滿著矛盾;我們在歷史上看到各民族之間,各社會之間,以及各民族、各社會內部的斗爭,還看到革命和反動、和平和戰爭、停滯和迅速發展或衰落等不同時期的更迭——這些都是人所共知的事實。馬克思主義提供了一條指導性的線索,使我們能在這種看來撲朔迷離、一團混亂的狀態中發現規律性。這條線索就是階級斗爭的理論。”〔1〕

  今天,距馬克思所處的年代已過去百余年了,時代面貌發生了許多變化,那么,馬克思主義給我們觀察世界的這條指導性線索是否依然具有科學指導意義呢?在有些人看來,和平與發展成為世界的主題,世界范圍的階級斗爭也隨著冷戰的結束而遠離人寰。我們已經萬分幸福地步入了一個沒有階級差異、沒有階級斗爭的桃源仙境,階級斗爭理論這條指導性線索理所當然地被淡化,被遺忘,被擯棄。然而,這不符合當今世界的現實。觀察當今世界,依然離不開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

  一

  觀察當今世界,之所以依然離不開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首先是因為在現今世界上的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種根本性質不同的社會制度、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兩種根本利益對立的階級之間的較量遠未結束。和平與發展成為當今時代的主題,但沒有改變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時代根本性質和時代總主題。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國家之間在所謂 “親切友好”氣氛中頻繁發生的文化交流和貿易活動,并不意味著人類已經進入了太平盛世、大同世界。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法并沒有過時,依然是觀察世界復雜政治經濟意識形態現象的一把放大鏡。

  隨著俄國十月革命的成功和蘇聯社會主義國家的誕生,科學社會主義在列寧和斯大林領導的俄國無產階級手中由科學的理論和崇高的理想變成活生生的現實,資本主義一統天下的局面被打破,人類歷史進入復雜的、多變的、嚴酷的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種根本性質不同的制度之間并存、競爭的時代。一個是只有壓迫其他國家吞噬國際剩余價值,才能獲得滋養自身繁榮與發達;一個是只有擺脫被壓迫被剝奪的命運,才能獲得新生。一個是只有掠奪世界人民的勞動成果,才能成為列強;一個是只有保衛自己的勞動成果,人民才能過上幸福生活。兩種制度,兩種階級之間的沖突,成為不可回避的矛盾。

  人世難逢開口笑,上疆場彼此彎弓月。百年來,同居于一個星球的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種根本性質不同的社會制度之間、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兩種根本利益沖突的勢力之間,發生了多少革命與反革命、顛覆與反顛覆、侵略與反侵略、圍剿與反圍剿的較量和沖突!社會主義制度的誕生、成長、壯大,不是在和平的溫室中培育出來的,而是經歷了用革命武裝抵抗反革命武力威脅和干涉的血與火考驗。1871年,世界上第一個無產階級政權——巴黎公社成立,立即遭到驚恐萬分的國際反動派的聯合絞殺。1917年,列寧勝利地領導了十月社會主義革命,開辟了人類歷史的新紀元,但國際帝國主義馬上商定采取一切措施,以制止“恐怖”的布爾什維主義蔓延。若干主要帝國主義國家糾集了幾十萬、上百萬軍隊,發動大規模的聯合進攻。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帝國主義先后在新中國南北兩個鄰國燃起戰火,中國人民不得不進行抗美援朝、援越抗法和抗美援越戰爭。年輕的遠未成熟的社會主義制度處于發達的、占據經濟科技優勢地位的資本主義體系的包圍高壓下求生存求發展,盡管久經磨難,遭遇無數曲折,但并沒有被消滅,反而愈發顯示進步性和富有生命力。在武裝進攻、政治孤立、經濟封鎖等等遏制、扼殺社會主義制度的手段相繼失敗后,帝國主義國家實施“超越遏制”以“接觸促演變”的戰略,使得當代世界范圍的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之間的階級斗爭局勢更加復雜和微妙。

  萬變不離其宗。在當今世界,國際反共反社會主義勢力以千百倍的瘋狂,聯合社會主義國家內部的反動勢力,消滅社會主義的意圖沒有變;現實的社會主義國家將長期處于強大的兇惡的反共反社會主義勢力的敵視、壓制、演變之中的格局沒有變。戰爭的暴風雨催生了社會主義國家,和平的細雨春風可能消融掉和平建設者的堅強意志。戰爭是對社會主義的生死考驗,和平也是對社會主義的嚴峻考驗。帝國主義對社會主義發動的戰爭可以威脅社會主義政權,帝國主義對社會主義的和平演變也可以使社會主義運動遭受嚴重挫折,社會主義建設成果付諸東流,甚至顛覆社會主義政權。誘導社會主義國家和平演變的甜言蜜語,不是為了社會主義國家的強盛和人民的幸福,而恰恰是為了誘導這些國家的毀滅。借助社會主義改革搞活的政策,西方反共勢力對社會主義國家從事顛覆活動再度升級,在中國的“八九”風波和蘇東劇變中的,造謠生事,推波助瀾,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程度。即便是對那些已經由社會主義演變為非社會主義的國家,西方勢力依然不放心,繼續在那些國家搞什么“顏色革命”,繼續圍堵反西方的力量。在他們看來,這些原對手國家僅僅改變社會主義走向、取消馬克思主義、放棄無產階級專政、共產黨下臺,這還是遠遠不夠的,還必須折斷這些國家發展的脊梁,完全納入到西方發展需要的軌道,完全屈從于依附于西方,嚴防這些國家東山再起而成為新的對手。這才是近年來美國糾集歐洲列強國家圍堵俄羅斯的戰略空間,北約東擴,產生烏克蘭問題、敘利亞問題的本質根源。即便中東中亞地區的問題解決了,西方還會制造出針對社會主義國家或者原社會主義國家的其他國際熱點問題。一旦離開了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人們能夠看清國際社會發生的這些政治事件的實質嗎?

  環顧今日全球,日益密切的經濟聯系,日新月異的科技進步,正在為各國經濟的發展提供歷史機遇。當代中國,幾乎沒有人反對開放政策。中國人民已經形成這樣的共識:當今的世界是開放的世界,孤立起來閉關自守是不可能的。中國加快發展,要注意學習世界各國的先進經驗。如果有爭論的話,也僅僅表現在怎樣開放的問題上,而不是發生在要不要開放的問題上。對外開放不是免費的午餐。從理論上說,落后的社會主義中國追趕世界先進國家,具有后發優勢,也就是直接吸收先進國家已經發展出來的高科技成果,迅速地實現現代化。但是,現實并非如此。對于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來說,絕對不愿意在瓦解蘇聯之后,再培養一個強大的社會主義對手,不管這個對手叫中國,還是叫俄羅斯,或者什么“金磚”國家。盡管對社會主義國家技術封鎖的“巴黎統籌組織”已取消了,但是,西方一些反華勢力出于圍攻社會主義中國的戰略考慮,嚴防新技術流入社會主義中國,實質上的禁運、限制和歧視從來沒有停止過,比如2018年美國政府對中興關鍵技術的“封殺”。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顯示出無比強大的優越性,中國社會全面而快速進步,越來越接近民族復興的目標,越來越接近世界舞臺的中心,使得不斷衰敗的西方資本主義制度相形見絀,引發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如鯁在喉、如坐針氈般的強烈排異性反應。2017年新一屆美國政府上任以來,固執地堅持“美國優先”原則,實行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和經濟霸權主義,利用不斷加征關稅等極限手段進行經濟恫嚇,而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則是人們認識和理解中美貿易沖突內在實質的鑰匙。

  冷戰結束多年了,但這個世界并不太平。蘇聯解體后,西方敵對勢力用各種方式和手段對堅持社會主義制度的中國實行“西化”“分化”的戰略,企圖顛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最終納入國際壟斷資本的統治,納入資本主義的軌道,變成資本主義的附庸國。這些年來,不斷借助人權、民主、民族、宗教問題和臺灣問題等發難于我國。我國發生的數起暴恐事件中,不斷閃爍西方反華反共勢力的鬼怪魅影。難道這不是國際階級斗爭在我國的表現嗎?正如恩格斯所言:“一切歷史上的斗爭,無論是在政治、宗教、哲學的領域中進行的,還是在其他意識形態領域中進行的,實際上只是或多或少明顯地表現了各社會階級的斗爭。”〔2〕我們在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等方面都與西方國家完全不同,這就決定了我們同西方國家的較量和斗爭是不可調和的,因而必然是長期的、復雜的、有時甚至是十分尖銳的。西方國家不論是從戰略格局上來說,還是從意識形態上來說,都絕不會希望看到像我們這樣的一個社會主義大國順利實現和平與發展的。而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搞垮我們的領導、顛覆我們的社會制度。我國有十三億多人口,南北東西政治經濟文化基礎差別很大,與西方政治發展淵源存在巨大差異,強力推行西方那一套三權分立、多黨制,肯定水土不服,天下大亂。如何在資本主義生產關系占據世界主導地位的情況下,在與資本主義打交道過程中,既堅定不移地實行改革開放,吸收外國的管理經驗、科學技術和資金,又要防止西方敵對勢力的侵襲,堅決抵制和粉碎西方敵對勢力搞滲透、顛覆、和平演變的政治圖謀,保持社會主義的鞏固和發展,的確是高難度的決定社會主義命運攸關的歷史性戰略性課題。如果放棄用階級分析的方法,把一場事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生死存亡的階級斗爭看成是由于互不了解而造成的一些誤會,就等于自己解除思想武裝,實際上是取消了回擊反共反社會主義勢力進攻的自衛權,取消了中國人民堅定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選擇權,取消了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的發展權。

  最大危險在于意識不到的危險。毋庸置疑,我們是進入了和平發展的時代,但和平并不等于安全,沒有戰爭的狀態是和平,沒有受到威脅的狀態才是安全。在你死我活的戰爭狀態中,社會主義者往往比較容易感到帝國主義的威脅,而在將改革開放定為國策的社會主義和平建設時代,人們往往不容易覺察到每時每刻的來自帝國主義的和平演變和顛覆活動,而真正的危險性也在這里。西方敵對勢力教導我國國內的一批應聲蟲們,妖魔化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這只是瓦解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斗志,反對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一道拿起馬克思主義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的武器,而他們卻一直沒有放松對社會主義國家瘋狂地搞階級斗爭,一直沒有放松對不愿意屈從西方指揮棒的一切愛好和平的人士和國家大肆搞階級斗爭。

  我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以來,西方敵對勢力以國際貿易和國際文化交流為掩護,向我國輸入西方價值觀,著力培養西方價值觀的傳播者和代言人。近幾年來,頻繁發生了西方敵對勢力以威逼利誘手段策反我國大學生、外交人員,向我國的軍隊科研、銀行商務、國家安全等部門大肆滲透的案件。一些教師、學者、網絡寫手,呲必中國,端共產黨的飯碗,砸共產黨的鍋。香港回歸祖國后,敵對勢力將香港當作對中國內地進行顛覆、滲透的橋頭堡。2014年發生的非法“占中”鬧劇,就是香港少數激進團體在外部勢力慫恿支持下,打著“民主化”旗號,圍繞行政長官普選問題,精心策動的一場“顏色革命”。隨著我國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臺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西方反共反華勢力對我國的滲透破壞活動愈加猖獗,加緊實施高校講壇、網絡平臺上“文化冷戰”和“政治轉基因”工程。意識形態領域的斗爭,鑄魂與“蛀”魂、固根與“毀”根,愛國與賣國的較量,將空前尖銳、激烈和復雜。從國家安全面臨的威脅來看,主要存在國家被侵略、被顛覆、被分裂的危險,改革發展穩定大局被破壞的危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進程被打斷的危險。如果忌諱、刻意回避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對發生在眼前的階級現象置若罔聞,那簡直是黑白不分、是非不明的糊涂蟲!簡直是腦殘的被西方價值觀俘虜的應聲蟲!

  針對西方敵對勢力在攻擊社會主義制度時經常揮舞起“人權”“民主”的大棒,鄧小平同志曾一針見血地指出:“他們那一套人權、自由、民主,是維護恃強凌弱的強國、富國的利益,維護霸權主義者、強權主義者利益的。”〔3〕江澤民同志也曾指出:“世界上從來就沒有什么抽象的超階級的民主,也沒有什么絕對的民主。民主的發展總是同一定的階級利益、經濟基礎和社會歷史條件相聯系的。”〔4〕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今世界,意識形態領域看不見硝煙的戰爭無處不在,政治領域沒有槍炮的較量一直未停止。”他批評“有的人奉西方理論、西方話語為金科玉律,不知不覺成了西方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吹鼓手”。可見,在我們抵制和反對西方資產階級思想滲透時,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是必須堅持而不能丟棄的重要思想武器。

  二

  觀察當今世界,之所以依然離不開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還因為存在著霸權主義恃強凌弱的戰爭及其對發展中國家的殘酷掠奪。如果離開了階級斗爭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人們無法把握包含全球兩大矛盾即南北矛盾和東西矛盾的變化及其規律,無法說明當今世界存在的階級現象。

  自從哥倫布開辟新航路以來,世界大致形成資本流向世界、利潤流歸西方的局面。所謂資本流向世界,是說具有發達工業的歐洲資本主義國家海外殖民擴張,人們潮水一般地涌向北美、南美和亞非,源源不斷地獲得資本主義發展需要的資金、原料、市場、勞動力,促進了宗主國的經濟擴張和國家建設。馬克思說:“美洲的發現、繞過非洲的航行,給新興的資產階級開辟了新天地。東印度和中國的市場、美洲的殖民化、對殖民地的貿易、交換手段和一般商品的增加,使商業、航海業和工業空前高漲,因而使正在崩潰的封建社會內部的革命因素迅速發展。”〔5〕所謂利潤流歸西方,是說資本主義像章魚一樣,把資本的觸角伸展到世界各個角落,吮吸落后國家人民的血汗,榨取落后國家人民的利潤和寶貴資源。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貢獻了血汗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國家,沒有獲得發展的紅利,得到的是貧困、饑餓、疾病和悲涼,而作為占領者壓迫者的西方國家,掠奪占有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成果,獲得了繁榮、富裕、享樂和奢靡。正如代表發展中國家利益的一些學者所指出的:發展中國家之所以不發達,是因為有發達國家的發達;發達國家之所以發達,是因為有發展中國家的不發達。

  對于發達的資本主義來說,只有不斷地變落后國家為殖民地或者半殖民地,壓迫落后國家的人民,獲取資源,才能發達;對于落后國家來說,只有擺脫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境地,人民獲取自由解放,才能獲得發展的基礎條件。上個世紀,社會主義革命在一些國家取得成功,有力地打擊了國際壟斷資本統治的舊秩序。受社會主義革命的成功所鼓舞的被壓迫民族,掀起了風起云涌的民族民主革命運動,對帝國主義及其代理人進行“革命”,大量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國家成為擁有獨立主權的國家,廢除了少數資本主義列強國家強加的大量的屈辱的不平等條約,有效管理和控制外國資本的輸入,掀起不結盟運動和南南合作運動,極大改變了資本流向世界、利潤流歸西方的世界格局。帝國主義生存的一個重要依據就在于侵略和掠奪,革除其掠奪的社會基礎或者舊的世界秩序,就等于要了帝國主義的老命。社會主義國家和民族獨立國家,必然成為帝國主義建立國際舊秩序的嚴重障礙,這就形成了全球范圍內發生的內在的、必然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東西矛盾和南北矛盾,就造成黨的十八大指出的“世界仍然很不安寧”“霸權主義、強權政治和新干涉主義有所上升”〔6〕的局面。

  當今世界,誰都無法否認,存在著少數億萬富翁驕奢淫逸的生活方式與第三世界的無數饑民在死亡線上痛苦掙扎境況所形成的鮮明對比。黨的十九大提出:“加大對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最不發達國家援助力度,促進縮小南北發展差距。”人類社會已經進入了經濟全球化時期,但南北國家經濟上的差距并沒有縮小,反而越來越大了。2014年世界經濟論壇冬季達沃斯會議舉行的前夕,世界經濟論壇發布報告認為,長期貧富差距擴大將是未來十年最可能造成嚴重全球性危害的風險。慈善機構樂施會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世界最富有的85個人擁有的1.7萬億美元財富,相當于世界收入較低的一半人口擁有的財富之和。目前,美國擁有3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4.5%,但其GDP近十年來一直占世界的25%左右,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占世界人口的11%,GDP只占1%。在當今世界,全球有28億人每天的生活費不足2美元,這個數字幾乎占世界人口的一半。其中更有12億人每天的生活費不足1美元,缺失干凈的飲水,疾病纏身,苦苦為生存而掙扎。資產階級的辯護士們鼓吹人生來就是自由平等的,可是,富國日本人均壽命高達82歲以上,而安哥拉人均壽命僅有38.1歲。能夠解釋清楚全球發展不均衡加劇現象的有力武器,不是資產階級的自由平等博愛那一套說教,而是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即便是比較客觀一點的西方學者,也不得不承認馬克思的階級學說并沒有過時。美國《時代》周刊網站在2013年3月25日刊登題為《馬克思的復仇:階級斗爭如何塑造世界》一文,文章認為,馬克思不僅診斷出資本主義的缺陷,而且診斷出這些缺陷導致的后果。如果決策者找不到新的辦法確保經濟機會的公平,全世界的工人可能真的團結起來,通過階級斗爭維護自身利益。

  當今世界,誰都無法否認,還存在著高額費用支撐著的龐大軍隊、警察隊伍和足以摧毀地球若干次的核武庫。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發布的世界軍費開支報告,從2012年開始,世界軍費開支總和出現了21世紀以來的首次負增長,〔7〕但2017年的世界軍費開支總和仍高達1.73億美元。美國軍費開支長期居世界首位,2017年為6110億美元。2018年軍費預算為7000億美元,比排在其后的9個國家的國防預算的總和還要多,占世界總軍費開支的35%左右。正是因為有著強大的軍力作為后盾,美國在推行單極全球戰略為己謀利時一向態度蠻橫,置國際準則于不顧,甚至不惜發起戰爭與他國兵戎相見。2018年10月,美國副總統彭斯說,美國政府計劃在2020年前建成美國太空部隊,這是美國第六大軍種。特朗普總統也強調,太空是一個作戰領域,就像空中、陸地和海上一樣,美國在那里將像在地球上一樣占據主導地位。除了龐大的軍隊外,當今世界還存在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龐大的警察隊伍,還有防范嚴密的監獄。軍隊、警察、監獄是階級統治的工具,大量存在的軍隊警察和監獄,每時每刻都在證明當今世界存在著階級統治和階級壓迫。這是誰也無法否認的事實,除非他口是心非地當眾撒謊。

  當今世界,誰都無法否認,還存在著龐大的諜報機構,從事跟蹤、暗殺和策反,并每時每刻監聽著敵對國家乃至盟國。美國前情報人員斯諾登向媒體提供機密文件表明,美方“棱鏡”計劃的監聽對象,除法國和意大利等歐盟國家外,范圍還擴大至日本、墨西哥、韓國、印度、土耳其等國。只要有相應的電子郵件地址,美國情報機構可以對任何人進行監控。當然,重點監控對象是中國。西方國家經常炒作“中國黑客威脅論”,事實上,“棱鏡門”證明了美國才是“舉世皆知的最大網絡竊密者”,是最大“黑客帝國”。與此相應的是,2012年3月19日,中國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發布的《2011年中國互聯網網絡安全態勢報告》指出:2011年美國以9500多個IP地址控制中國境內近885萬臺主機,有3300多個IP控制境內3400多家網站。〔8〕在2014年11月20日的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中國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負責人透露了一組頗為驚人的數據:美國已經控制我國內地共計6118個網站。2014年上半年我國境內被植入后門網站中,有48.8%是被境外IP地址所控制。顯然,西方敵對勢力將互聯網看作輸出其價值觀和制度模式,對我國進行思想文化滲透,甚至策動“顏色革命”的利器。西方豢養了大量網絡職業黑手,在網上大肆傳播反華反共言論,詆毀和批判中國主流意識形態和民族文化,宣揚新自由主義、歷史虛無主義,極盡渲染、刻意放大我國改革開放過程中不可避免出現的各種問題之能事,甚至制造各種社會謠言,煽動不辨是非的人們抵觸、仇視我國的根本政治經濟制度。這是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之間發生的沒有硝煙的激烈的有時是你死我活的交鋒和搏殺。

  如果說殖民地時代光天化日之下肆無忌憚地掠奪殺戮的血污還沒有清洗干凈的話,那么,披上“普世價值”華麗馬甲的當代帝國主義者們在新世紀又粉墨登場了。西方將他們所謂的民主自由博愛包裝上“普世價值”彩衣向世界人民傳銷時,確實讓一些不明事理的人們神魂顛倒,好像西方強盜們販賣非洲黑奴、屠殺美洲印第安土著、火燒中國圓明園之類的讓人痛徹肺腑的悲慘場景沒有發生一樣。他們信誓旦旦地聲稱,普世價值將帶給世界人民以幸福的西方文明,這也確實忽悠了一批喝了西方賞賜的糊涂湯而成為不明事理的庸人,但同最響亮的最漂亮的詞句相對應的到處都是最可憐的現實。按照西方自由民主平等博愛建立的世界秩序竟然是一幅讓人極度失望的諷刺畫!民主化作美軍炸彈刺刀下的阿富汗和伊拉克人民的呻吟。經歷了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和近年來的席卷西方的金融危機的全世界人民發現,西方標榜的自由成為西方金融大鱷對世界人民血汗財富的殘暴洗掠。如果丟棄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我們能夠看穿“普世價值”華麗的外表,將其內涵和本質說清楚嗎?  與高呼“世界充滿愛”的浪漫詩人或歌唱家不同,活躍在國際舞臺上的現實的清醒的政治家們,不論是社會主義國家的領導人,還是資產階級的政治家,寧愿相信“國際間只有共同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國際社會有相當數量的“友好氣氛中”簽訂的“友好條約”,有些是屬于個別國家間友好歷史傳統或者具有友好基礎的表達,有些未必就是真正的“友好”關系的體現,而僅僅是挑戰雙方特定階段實力較量結果的文字上的確認,是競爭的暫時調整。領導人的握手、問候致意,體現的是領導人之間的個人關系,未必能夠代表國家關系。只要是以政治家的身份履行職責或者不是頭腦發昏的話,無論是資產階級的政治家還是無產階級的政治家,都把國家利益置于個人的好惡之上。

  反面教員很可愛,可愛之處在于不領薪水卻孜孜不倦地啟發人民覺悟,起到了正面教員起不到的作用。尼克松是冷戰時期的一位著名的美國政治家,以反共反社會主義為已任,以現實主義的大膽決策而著稱。就是這位資產階級的政治家,清醒地認識到現實世界存在著冷酷的階級現象。他認為,那種以為和平可以用襯衫或者汽車上貼“要愛情,不要戰爭”“不要用戰爭殺死我們的孩子”口號來實現的想法和做法,實在是過于天真。如果這些蠢話由天真到近似白癡的浪漫主義者說出來,借以表達一種生活或者世界狀態的期盼,對大局無妨。然而,尼克松認為,不幸的是“并不是全部有用的白癡都在街上為和平而游行或鳴喇叭,他們中的一些人還在我們的大學里教書,一些人在為報紙撰寫專欄文章,一些人在電視上高談闊論”。〔9〕

  歷史是一個可憐的舊貨堆,其間充斥著各種被撕毀的條約。尼克松嘲笑那些無視階級現象的人們:“天真的理想主義者還在堅信不疑地認為,國宴、辭藻華麗的祝酒、含著眼淚的擁抱、莊嚴的簽字儀式就是外交的本質。他們過于信任領導人之間的友好關系,每當他們從電視晚間新聞中看到兩位‘從前的’敵手在一起面帶笑容、互相碰杯時,他們的心就激動不已。”那些受到嚴格的邏輯訓練,應該披露世界真相引領社會理性思考的新聞媒體,也用極其無聊的自欺欺人的手段證明所謂“富有成效的會晤”的成果,極力渲染會晤的友好氛圍。這些把戲也許能夠吸引觀眾的眼球,增加報紙電視的賣點或者看點,但經歷了國際社會若干重大會晤的尼克松對此嗤之以鼻,揭露并嘲弄那些天真的新聞記者和讀者:“其實,這些新聞記者和他們的讀者們很可能對領導人坐下來解決重大問題時所實際發生的事情知之甚少,甚至一無所知。在照相機前,領導人都是攜手并肩追求和平的朋友,但關起門來時,他們便恢復了本來的面目:侵略者、受害者、貓、老鼠、鷹、小雞、贏家、輸家。”〔10〕一個資產階級的政治家以如此冷靜現實的眼光看待當今世界存在的嚴酷的階級斗爭現象,難道不應該讓世界人民提高警惕嗎?

  三

  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也是決定實現“兩個100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一招。這就意味著,如果改革出現了顛覆性的全局性的不可逆轉的錯誤,必將折斷中華民族復興騰飛的翅膀。不改革死路一條,改革路線出現嚴重失誤的改革也是死路一條。改革既可以使一個民族強盛,也可以使一個國家崩潰。因此,改革開放是有方向、有立場、有原則的。蘇聯革命是中國人民革命的一面鏡子,蘇聯改革也是中國改革的一面鏡子。蘇聯解體和東歐劇變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歷史上重大的事變,雖然它已過去二十余年了,但人們對它的性質、根源仍眾說紛紜,歧見雜陳。

  我們要問:如果離開了階級斗爭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如何透徹地洞察蘇聯東歐演變歷史進程各種要素的內在聯系及其表現出來的尖銳形式?如何準確地把握激烈角逐的各派政治勢力的階級基礎和階級意向?如何徹底地揭示當時的蘇聯領導人和理論界所鼓吹和奉行的民主社會主義路線的階級實質?如何深刻地分析國內外諸種因素影響下的社會上各種矛盾所形成的合力?如果執政的蘇聯共產黨能夠堅持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和國家學說,勇敢地與國內外階級敵人作頑強的斗爭,那么,一個由列寧親自創建的擁有近兩千萬成員的偉大的黨怎么能一夜間悄無聲息地垮臺?一個曾經戰勝兇殘無比的德國法西斯的龐大的國家何至于頃刻間灰飛煙滅?反過來,我們難道不應該從蘇共自我解除馬克思主義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的理論武器,導致亡黨亡國的慘痛經歷中吸取血的教訓嗎?領導蘇聯改革的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在1987年提出指導改革的“新思維”。而所謂改革的“新思維”,恰恰是放棄了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

  資產階級的思想家往往將資產階級的階級要求包裝成為全人類的意志,“標榜自己不是某一特殊的階級的代表,而是整個受苦人類的代表”。〔11〕空想社會主義者擁有這樣的思維特點,是源于他們的理論不徹底不成熟;當代資產階級的辯護士聲稱代表全人類利益,則一定是施展了反共反人民的欺騙伎倆;而共產黨的領導人在階級社會里聲稱為全人類利益而工作,則毫無疑問地是對無產階級利益的背叛,是對馬克思主義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的放棄。在階級社會里,馬克思主義從來不抽象地談論“人”的問題,而是根據人們在社會經濟結構中的地位不同,直接將現實的人劃分為不同的階級和階層,再按照不同時代不同地點的階級和階層的利益要求、力量對比等具體情況,確定聯合那個階級或者階層,依靠那個階級或者階層,制定科學的路線方針政策,實現無產階級利益的最大化。戈氏的“新思維”以毀滅性武器的定理為由,提出國際舞臺上的階級對抗有了客觀限度,“把全人類利益置于時代的至高無上的地位”,實現“當代世界的階級原則和全人類原則相互關系的新概念的轉變”。戈氏在“回憶錄”中自白道:“我們重新掌握全人類的價值觀念,不是把它作為某種階級方面異己的東西,而是作為正常人應有的正常的東西來掌握”。〔12〕他將“人類”與“階級”割裂和對立起來,把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原則、階級分析斥為“非正常”的東西。

  西方反共老手們注意到,早在當上總書記前,戈爾巴喬夫的思想與正統馬克思主義就已有不同的特點了。美國中央情報局和國務院高級官員、曾經直接參與蘇聯東歐情報收集與分析的美國特工雷蒙德·加特霍夫在回憶錄中說,他在1984-1985年已經通過閱讀蘇聯報刊,或者通過接觸蘇聯訪問學者,意識到戈爾巴喬夫和其他幾位領導人的講話里開始出現這種真正的“新思想”。1986年蘇聯共產黨第27屆大會上,馬列主義意識形態幾乎完全拋棄。過去蘇聯意識形態認為和平時期仍然存在階級斗爭,而戈爾巴喬夫在報告中幾乎沒有提到階級斗爭,號召“為了建立一個無所不包的國際安全系統”,必須走合作之路。蘇共綱領新修訂稿中不準繼續保留把不同社會制度國家和平共處視為“階級斗爭的特殊形式”這一提法。認為在核戰爭這個更加可怕的危險面前,“屬于不同社會制度的國家也可以并且應當為了和平和解決全人類的全球任務進行合作”。據戈爾巴喬夫回憶錄中說,此時的他十分重視關于世界是相互聯系、相互依存的關系,那種人為地將世界分割為相互對立的集團的做法是何等的荒謬。〔13〕加特霍夫認為,戈爾巴喬夫在1986年2月底的蘇聯共產黨第26次代表大會上的講話是蘇聯意識形態關鍵的轉折點,“那次黨代會把新思維確定為黨的路線”,“大膽地甚至是驚人地提出新的看法。最重要的是拋棄作為冷戰基礎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斯大林主義的教條。”斯大林之后,蘇聯也提出和平共處避免戰爭的看法,但西方認為那只是修修改改,并沒有徹底拋棄階級斗爭觀點,“但是現在,戈爾巴喬夫發出了完全不同的聲音:他不是講兩個相互斗爭的陣營,而是講‘正在形成一個相互依賴、在許多方面是整體的世界’”。〔14〕此次會議后不久,他又花了兩周時間在莫斯科了解基層思想動態,發現人們已經接受了戈爾巴喬夫“新思想”。他提醒美國人,要充分認識到這種新變化。

  基辛格也注意到戈爾巴喬夫思想與以往蘇聯共產黨意識形態的差異,斷定“戈爾巴喬夫是第一位完全擯棄階級斗爭、并且宣稱和平共處本身就是目標的蘇聯領袖。雖然戈爾巴喬夫也在繼續申言東西方之間意識形態的不同,但國際合作的需求已超越了它。它(和平共處)之所以存在,不是當做走上共產主義必勝道路中的一個階段,而是因為對全體人類福祉有貢獻”。〔15〕  相比之下,美國駐蘇聯大使小杰克·F·馬特洛克稍微遲鈍了些,他已經注意戈爾巴喬夫的新思想逐漸修正馬克思階級斗爭學說的種種跡象,但認為需要進一步觀察。直到1988年7月26日,看到《真理報》上的謝瓦爾德納澤的講話:“新的政治思維要在核時代的現實環境中考慮到和平共處。我們有充分理由認為在和平共處時期不存在什么特殊形式的階級斗爭。……兩種對抗性制度的斗爭已不再決定當今時代的走向。”他馬上將此情況報告華盛頓,還評論說:“如果蘇聯領導人真的拋棄這個觀念,那么他們是否繼續聲稱他們的指導思想為‘馬克思主義’也就無關緊要了。”〔16〕1988年蘇聯共產黨第十九次代表大會召開前夕,戈爾巴喬夫拋出的一個大會議題“論綱”。馬特洛克讀到“論綱”時,高興地說:“新內容比比皆是,我興奮不已”,“有些‘議題’,似乎是從美國憲法中翻譯過來的。除了‘社會主義’這個詞外,文件與《共產黨宣言》、甚至與《資本論》幾乎沒有一點聯系”。他立即向美國總統匯報并保證:“我對總統說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蘇聯將以一個嶄新的面目出現在世人面前”,“我敢說共產黨一黨專政將會很快壽終正寢”。〔17〕歷史已經證明,馬特洛克對戈爾巴喬夫的分析是正確的。

  喪失了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必然走向喪失馬克思主義的階級立場的邪路。無產階級政黨從誕生那天起,一直沒有停止過與國內外敵人的較量,是在戰勝各種障礙中成長壯大起來的。無產階級政黨之所以能夠克服困難,是因為他掌握一個法寶,那就是時刻保持與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堅定地依靠最廣大的人民群眾,從群眾中獲取戰勝困難的勇氣和方法。這個法寶只有真正的無產階級政黨能夠擁有,因為無產階級政黨本來就是從勞動人民群眾中產生的,無產階級的領袖本來就是人民群眾的代表。人民群眾本身具有無窮的創造力,蘊涵著無窮的智慧。歷史是人民群眾的歷史,社會主義革命需要人民群眾的廣泛參與,同樣,社會主義改革也需要人民群眾大規模投身其中。如果說人類利益高于一切的“新思維”是放棄了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的話,那么,在改革過程中,蘇聯共產黨領導人唯西方馬首是瞻,在改革是為了哪個階級利益、依靠何種階級力量的關鍵問題上出現重大失誤。

  在蘇聯改革進程中,至少有這樣幾種基本階級力量起著作用:一是廣大的城鄉工農群眾,他們人數眾多,但沒有職權。他們希望通過社會主義的改革使蘇聯更加強盛,人民生活得到更大改善。二是黨內官僚集團,充斥黨和國家的大大小小職位,背叛了共產黨人的理想信念,與社會上的投機分子一道,利用改革中飽私囊,不惜出賣蘇聯。三是西方反共反蘇勢力,引導蘇聯改革走向邪路,希望蘇聯共產黨下臺,蘇聯崩潰。蘇聯改革一度出現困境,共產黨走出改革困境的唯一出路就是警惕和排除西方勢力對蘇聯改革方向的干擾,緊緊依靠國內人民,與人民一道共度難關,而不是模糊階級立場,求助于西方國家。

  戈爾巴喬夫當選蘇聯共產黨總書記初期,也比較注意深入國內群眾,深入基層,視蘇聯人民為自己的力量根基。1988年,蘇聯經濟改革遇到一些困難,戈爾巴喬夫本應深入人民群眾,集中人民群眾的智慧,在人民群眾中尋找戰勝困難的辦法,但他不相信國內人民的力量,而是頻繁出國,向西方尋求治理蘇聯的良方。寄希望于西方,以“在最艱難的危機時刻確保我國獲得有力的經濟支持”。〔18〕戈爾巴喬夫辦公廳主任博爾金說:“戈爾巴喬夫在國內不得人心,但他在很大程度上從西方的吹捧和支持中得到補償。” 〔19〕從1989年開始,蘇聯黨內和國內形勢像雪崩一樣地急劇惡化。在蘇聯大家庭面臨分裂之際,這位蘇聯共產黨領導人干什么去了呢?博爾金說:“這段時間里,出國訪問、會見西方國家首腦成了蘇聯總統的主要工作,西方輿論認為戈爾巴喬夫是一個具有新思想、不按照自己前任的教條行事的人,他很快成了西方人崇拜的偶像。他們不斷地塞給他各種名目的獎金,向他頒發金質獎章,授予他種種榮譽稱號,在電視、報紙和雜志上為他作宣傳,巧妙地滿足著他的自尊心。……他們(西方國家的老百姓)不明白蘇聯人民為什么對這個人持冷漠態度:他開創了一項多么好的事業,卻在自己的國家里受到嚴厲的批評。”〔20〕1989年蘇聯經濟困難加劇,戈爾巴喬夫夢寐以求的是參加西方七國集團會議,擠進西方富國俱樂部,獲得西方對蘇聯改革的支持。戈氏這樣做,是遵守了國家敵人的指令,在敵人面前投降了,不經過戰斗就將人民的利益出賣了,將一個有能力自衛的國家放棄了。

  痛定思痛。如果當年的蘇共不放棄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堅定地站在無產階級的立場上,團結和帶領國內工農群眾共克時艱,奮發有為,警惕和抵御資產階級的和平演變,那樣一個偉大的黨、偉大的國家何至于一夜間灰飛煙滅而竟無一人是男兒?執政的共產黨如果不愿意失去歷經千辛萬苦獲取的統治地位,就必須牢記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借助它研究和分析各派政治勢力的階級基礎和階級意向,正確區分和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和敵我矛盾這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明確階級立場,堅持同最廣大人民站在一起,始終把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作為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制訂和真正落實促進最廣大多數勞動人民而不是少數剝削者幸福安康的國家發展戰略。

  四

  要不要用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觀察世界復雜現象的問題,本不應存疑,因為這是我黨早已明確解決的問題。《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指出:“由于國內的因素和國際的影響,階級斗爭還將在一定范圍內長期存在,在某種條件下還有可能激化。”〔21〕這就明確地肯定了當今世界依然存在階級斗爭的條件。現行憲法的表述是“在我國,剝削階級作為階級已經被消滅,但是階級斗爭還將在一定范圍內長期存在。中國人民對敵視和破壞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內外的敵對勢力和敵對分子,必須進行斗爭”。 黨的十九大通過的新黨章也有類似文字的表述。階級斗爭雖然已經不是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但是只要階級斗爭還在一定范圍內存在,只要當今世界存在階級現象,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就沒有過時。看待世界各國的政治制度模式,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政治立場。馬克思主義政治立場,首先就是階級立場,進行階級分析。有人說這已經落后于時代了,這種觀點是不對的。馬克思主義認為,資本主義國家的政治制度是以私有制為基礎的,資本決定著社會政治機器的運轉,不論是君主立憲制還是議會制、總統制,都沒有改變資本主義國家政治統治的本質。我們是馬克思主義者,對待政治問題,不能只看現象,不看本質,而要善于透過現象看本質。

  用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觀察世界復雜現象,與“以階級斗爭為綱”有嚴格的區別。在改革開放新時期,我黨停止“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口號,遵循了一切從實際出發,理論聯系實際,實事求是,在實踐中檢驗真理和發展真理的思想路線,現在,我們主張用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觀察世界復雜現象,同樣遵循了黨的這條科學的思想路線。我們承認當代世界的政治經濟生活中存在階級現象,承認國際社會存在階級斗爭的因素,并主張用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分析階級現象和階級斗爭,但并不是要求人們違背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理論和政策,重復曾經發生的“以階級斗爭為綱”的錯誤,把國際交往活動中不屬于階級斗爭的問題仍然看做是階級斗爭;并不是要求人們將過去熟悉的用來解決國內階級矛盾的大規模暴風驟雨式群眾性斗爭的舊方法和舊經驗,照搬到對當今世界復雜的國際關系的觀察和研究進程中來;也不是把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中關于階級斗爭的某些論斷教條化。對當今世界現實存在的階級現象既不能夸大,重犯“階級斗爭擴大化”的錯誤;也不能對客觀存在的階級現象視而不見,避而不談,更不能認為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已經過時而將其拋棄。階級現象是不依賴于人們的意志的客觀存在。提出用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觀察社會考察當今時代的階級現象,不是無中生有地挑起階級矛盾,恰恰相反,是在風云變幻的世界格局中,頭腦清醒地把握階級力量對比的變化,主動處理不同利益相關方之間的矛盾,為我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營造和平發展的良好環境。掩蓋階級現象,回避階級分析,客觀上并無法躲避階級之間的矛盾和差異,只能使階級關系緊張,矛盾加劇,喪失解決的余地而一發不可收拾。

  用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觀察世界復雜現象的問題,要求人們既要分析人類社會的階級歷史,更要研究當今世界出現的新情況新特點。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是科學。科學是經得起考驗的。只要地球上還存在著階級和階級斗爭,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就會富有生命力。即使進入了共產主義社會,階級已經成為歷史的陳跡,但是歷史學家在研究幾千年階級社會的歷史時,仍然要以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作為指導性的線索,否則,就無法發現歷史規律性的線索。與馬克思生活的年代相比,當今世界的階級關系已經發生變化。對當今世界總的形勢的研究,離不開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當然不是停留在原來的認識水平上。在當代的資本主義社會里,除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兩大對立階級之外,還存在大量的中產階級,工人階級又有“白領”和“藍領”之分。就全球整體而言,一方面,經濟全球化、文化多樣性、社會信息化背景中的不同制度的國家之間的合作、人民之間交往向全方位多層次拓展。另一方面,世界格局呈現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各國加緊調整發展戰略,力圖搶占國際分工的制高點,綜合國力競爭空前激烈。糧食安全、能源資源安全、網絡安全等問題突出,強化軍事同盟、加劇軍備競賽的傾向回潮,國際恐怖主義、民族分裂和極端宗教勢力猖獗,地區熱點和局部沖突頻繁發生。現今世界階級關系出現的這些新特點新情況,只是給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提供了更加豐富更加復雜的分析材料,而不能成為取消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的依據。

  由于多年刻意回避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所以,一旦有人透露了哪怕是一丁點關于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的字眼,有些人不是大夢初醒,幡然醒悟,而是像閃電強力擊穿了多年已被西方固化的思維僵尸,發出陣陣驚悸與痙攣式抽搐乃至昏厥。其實,階級斗爭學說不是馬克思創立的,但是將階級的存在僅僅同生產發展的一定歷史階段相聯系,并論證階級斗爭必然導致無產階級專政,這個專政不過是達到消滅一切階級和進入無階級社會的過渡,這是馬克思的貢獻。馬克思賦予了階級斗爭學說以完備的科學形態,并使之成為馬克思主義科學思想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難道我們的一些號稱是馬克思主義者的專家教授們,甘愿其思想水平處于資產階級思想家的思想水平之下嗎?

  今天,我們正處在全世界范圍從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偉大歷史時代。我們所進行的斗爭是極其復雜和艱巨的,在斗爭中我們一時一刻也離不開科學理論的指導。莫將沉香當柴燒,老祖宗不能丟,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是觀察當今世界復雜現象的指導性線索。

  〔參考文獻〕

  〔1〕 列寧選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426.

  〔2〕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469.

  〔3〕 鄧小平文選: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345.

  〔4〕 江澤民.論黨的建設〔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215.

  〔5〕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273

  〔6〕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36.

  〔7〕李大鵬.美國削減軍費開支,世界軍費開支總和保持負增長〔N〕.中國青年報,2014-09-14.

  〔8〕李艷玲.扣準社會脈搏是凝聚改革共識的重要前提〔J〕.求是,2013,(2).

  〔9〕〔10〕〔美〕尼克松.真正的和平〔M〕.鐘偉云譯.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1999.7,16.

  〔11〕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720-721.

  〔12〕 〔俄羅斯〕戈爾巴喬夫.真相與自白〔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238.

  〔13〕 〔俄羅斯〕戈爾巴喬夫.戈爾巴喬夫回憶錄:上卷〔M〕.述弢,等譯.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3.341.

  〔14〕 〔美〕雷蒙德·加特霍夫.冷戰史——遏制與共存備忘錄〔M〕.伍牛,王薇譯.北京:新華出版社, 2003.361-362.

  〔15〕 〔美〕基辛格.大外交〔M〕.顧淑馨,等譯.海口:海南出版社,1998.762.

  〔16〕〔17〕 〔美〕小杰克·F·馬特洛克.蘇聯解體親歷記〔M〕.吳乃華,等譯.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1996.169,138.

  〔18〕 〔俄羅斯〕戈爾巴喬夫.戈爾巴喬夫回憶錄:下卷〔M〕.述弢,等譯.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3.1050.

  〔19〕〔俄羅斯〕瓦列里· 博爾金.震撼世界的十年——蘇聯解體與戈爾巴喬夫〔M〕.甄西主譯.北京:昆侖出版社,1998.121.

  〔20〕〔俄羅斯〕瓦列里· 博爾金.戈爾巴喬夫沉浮錄〔M〕.李永全譯.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1996.178.

  〔21〕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三中全會以來重要文獻選編〔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787.

標簽 - 階級分析方法,馬克思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網站編輯 - 王慧
安徽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四川金7乐开奖大小走势 贵阳麻将胡牌图解 亲友湖南麻将作弊器 安徽快三助手下载安装 香港六彩奖今特码 中国广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分布图 国际标准麻将官网 甘肃快三怎么玩法介绍 119平特三连肖 北京pk10双面盘预测 腾讯欢乐麻将福州麻将 江苏快3手机如何购买 今晚三肖中特期期准今晚中特是什么 扑克王官方 真龙彩票中奖怎么领 甘肃省快3开奖结果